幻灯四
幻灯三
幻灯二
幻灯一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主页 > 亚星官网 > 园区规划 >
阿拉法特堂弟穆萨:曾任情报头子十年,躲过2次
阿拉法特堂弟穆萨:曾任情报头子十年,躲过2次暗杀却死自家门口

 

头部时常缠着阿拉伯格子头巾的阿拉法特是民族英雄还是恐怖分子?

人们一下子很难说得清楚。阿拉法特经常以不同的形象出现在国际舞台上,他身上带着半世纪的传奇,即便不太熟悉中东政治的人,也会一眼认出他。

2005年,阿拉法特的名字频繁出现在各大报道中,主要是因为他的堂弟穆萨·阿拉法特在一场袭击中身中24枪身亡。

这场神秘的刺杀引在巴勒斯坦各界引起大震动,然而这场刺杀最终以"替天行道"宣告结束。

饱受争议 死于非命

现年65岁的穆萨·阿拉法特在巴勒斯政坛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他不仅是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拉法特的堂弟,还是法塔赫的创始人之一,更是法塔赫最高权力机构革命委员会高级官员,曾担任过巴勒斯坦安全部队司令。

阿拉法特堂弟穆萨:曾任情报头子十年,躲过2次暗杀却死自家门口

 

穆萨·阿拉法特比阿拉法特小11岁,他是阿拉法特的左膀右臂,在战斗中勇猛威武,深得堂哥的信任。

巴安全部队情报机构主要由巴民族人民军成员组成,他们没有受过任何专业培训,只是参加过巴解组织的战役。平时这个机构除了负责刺探军事情报之外,还要负责监视和镇压敌对组织。

在当时的巴勒斯坦,形势复杂,各种组织层出不穷,并不是所有的组织都同意和平建国的方式,像伊斯兰圣战(杰哈德)、哈马斯等组织更倾向于通过暴力解决问题。

与此同时,法塔赫和巴解组织内在这方面也存在异议。穆萨·阿拉法特就是负责镇压这些组织。

穆萨·阿拉法特是个强硬派,在担任巴安全部队司令的时候就以铁腕作风而声名大震。哈马斯、杰哈德等组织武装分子在被穆萨关押的期间,大多数人遭到毒打。

阿拉法特堂弟穆萨:曾任情报头子十年,躲过2次暗杀却死自家门口

 

这些人对穆萨怀恨在心。穆萨在堂哥阿拉法特的权力之下,走私黑车、保护偷盗、受贿等等都有干过,这更是引起了人民的不满。

1998年,穆萨以不正当理由射杀了法塔赫内部的一名和平示威者。事发后巴勒斯坦的人权组织发出抗议,并要求辞退穆萨,然而任人唯亲的阿拉法特选择忽视这个抗议。

穆萨是阿拉法特的亲信,即便他长期受到指控,甚至有人称他是"腐败的象征",对于这些传闻,阿拉法特依旧没有理会。

2004年7月,加沙发生了一连串的绑架事件,阿拉法特下令让穆萨担任加沙地带的安全部队司令。

这一做法立即引来了一阵暴乱,在加沙街头出现了大规模抗议,法塔赫下属"阿克萨烈士旅"带头指责穆萨是"腐败的象征"。

阿拉法特堂弟穆萨:曾任情报头子十年,躲过2次暗杀却死自家门口

 

任命下达仅一个小时后,他们占领了当地政府机构,并且焚烧了穆萨设在加沙南部的办公室,要求阿拉法特收回命令。

在这种强大的示威压力下,为稳定局势,阿拉法特不得不收回成命,将穆萨免职,这才熄灭了示威群体的怒火。

从这个事件就可以看出,穆萨已经树敌太多。他不仅要面对着敌对组织的暗杀,还引起了人民的愤怒之火。

于是,在平时的出行中,穆萨的保卫防护措施十分严密,除了大批保镖跟随,他的座车是阿拉法特使用过的防弹汽车。

2003年,穆萨办公室被投入一枚火箭弹,造成10人受到伤害。当时,穆萨办公室表示这是巴方内部的神秘人物发起的"一起未遂暗杀"。

阿拉法特堂弟穆萨:曾任情报头子十年,躲过2次暗杀却死自家门口

 

2004年,穆萨的车队在巴安全部队总部遭遇汽车炸弹,他再次逃过。随后,穆萨方发表声明,称这些企图暗杀他的人是那些"企图我们国家的第五纵队分子"。

这两次的暗杀穆萨都逃过一劫,但2005的这场刺杀却充满疑点。当时20辆汽车包围了穆萨在加沙的家。

这个家离巴安全部队仅一街之隔,双方交火持续了30分钟,巴安全部队却完全没有干预,而且其住宅也无任何损坏之处。

"替天行道"是穆萨的"正式"死因,这个在阿拉法特庇护下的情报头子,随着阿拉法特的离世,穿着睡衣的穆萨被袭击者从住宅拉到街上行刑式枪决。

阿拉法特堂弟穆萨:曾任情报头子十年,躲过2次暗杀却死自家门口

 

穆萨死后两年,哈马斯以武力逼走了法塔赫,占领了加沙。阿拉法特的死因至今成谜,他的堂弟穆萨的死因也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,不过当穆萨被刺杀时,加沙街头甚至很少有人为他默哀。

法塔赫与巴解组织的建立

在第一次中东战争之前,联合国本来计划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两个国家:犹太人的以色列和阿拉伯人的巴勒斯坦。

事与愿违,1948年的中东战争后,以色列顺利建国,而巴勒斯坦陷入了被瓜分的命运。

以色列顺利占领了划给犹太国的领土,居然占领了划给巴勒斯坦国的一半领土,而剩下的一半领土又被分成了两块:靠近埃及的地区叫加沙地区,靠近约旦的地区叫约旦河西岸。

除了领土被瓜分,在以色列境内的80%阿拉伯人口遭到驱逐,这些人口就成为了难民。在中东,难民也是一种权力制衡的方法。

阿拉法特堂弟穆萨:曾任情报头子十年,躲过2次暗杀却死自家门口

 

中东的阿拉伯世界需要这些难民来制衡以色列,以此让世界知道以色列的罪恶。约旦和埃及利用巴勒斯难民们,打击以色列。在这些难民营游击队中,最活跃的就是法塔赫(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)的组织。

1959年,法塔赫组织建立,组织的指挥者就是阿拉法特。随后,巴解组织建立,用来协调各个小的派别。

在巴解组织中,最大的派别就是法塔赫,因此,阿拉法特也就成了巴解的领导人。随着巴解势力的不断扩张,俨然成为了国中之国。

这个组织从约旦的边境地带向核心区域发展,等到约旦国王决定清理巴解组织的时候,叙利亚已经与巴解组织有了密切的联系。

阿拉法特堂弟穆萨:曾任情报头子十年,躲过2次暗杀却死自家门口

 

冷战的影响,各国势力暗潮汹涌,约旦危机也就演变成了世界各军事巨头的竞争。在复杂的形势面前,随着叙利亚撤出约旦,巴解组织也接近了崩溃的边缘,他们来到了黎巴嫩。

经过休养生息,法塔赫组织的延伸——"黑九月"诞生,他们发誓报复约旦和以色列。约旦首相被刺杀。

在慕尼黑奥运会上,11名以色列的运动员被刺杀,"黑九月"是这一系列刺杀的始作俑者。

法塔赫一开始坚持武装斗争,主张在整个"巴勒斯坦土地上建立一个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的民主国家"。

在中东形势的变化中,法塔赫的行事方式逐渐温和,强调在"以土地换和平"的原则上解决阿以冲突。

权力的交替 战争的背后是利益

巴解组织引起了以色列人的疯狂报复,这样就让脱胎于兄弟会的哈马斯受到了穷人们的欢迎。对于巴勒斯坦尤其是加沙地带的人来说,阿拉法特只是一面旗帜。

阿拉法特堂弟穆萨:曾任情报头子十年,躲过2次暗杀却死自家门口

 

阿拉法特一死,人们就立马抛弃了巴解组织,转而投向哈马斯的领导。自从巴勒斯坦的约旦西岸和加沙地带被以色列占领后,以色列对巴解组织一直存在戒备,他们倾向于培养一种势力来对抗巴解组织。

1991年,哈马斯下属的军事机构卡桑旅建立,这无疑是给哈马斯装上了锋利的牙齿。2006年,在巴勒斯坦立法机构选举中,哈马斯得到了大多数选票,直接取代了法塔赫。

然而在这次选举中,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看到了巴勒斯坦令人害怕的民意,这不是他们想象中的政治走向。

哈马斯虽然在选举中获得胜出,但以色列宣布不承认这个选举结果,与此同时,西方国家也不承认哈马斯政府,不但对其实行军事制裁,还暗地里支持在选举失败中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。

阿拉法特堂弟穆萨:曾任情报头子十年,躲过2次暗杀却死自家门口

 

巴解组织和哈马斯组织联合政府的成立更是惹怒了以色列。2014年,以色列以犹太人绑架事件向巴勒斯坦发起袭击。

据统计,以色列杀死巴勒斯坦近1500名平民,彻底摧毁了17000处住所,损害了另外37000处,造成近50万人失去住所。在一次次的战争背后,受到伤害的都是平民。

第一次中东战争后,巴勒斯坦的难民在70万左右,60多年后,难民人口增加到了500万,这个惊人的数字背后隐藏着多个无形之手。当初,英国为了国内的政治平衡,将更多的土地划给了犹太人。

埃及、约旦、叙利亚等国家为了把犹太人赶走,频繁入侵以色列;拿起武器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把平民当作盾牌,巴解组织和哈马斯控诉以色列的暴行。

阿拉法特堂弟穆萨:曾任情报头子十年,躲过2次暗杀却死自家门口

 

以色列又指责武装分子利用平民;阿拉伯国家指控以色列,却不对巴勒斯坦提供实质性的帮助;美、俄、欧等势力对这种局面表示遗憾,却不花力气加以约束。

危机一次又一次地爆发,循环的暴力冲突,贫民成了各种权力争夺背后的牺牲品。

局势风云诡谲,混乱的背后是利益的抢夺,隔岸观火者、煽风点火者和直接参与者都不断扩大了冲突的范围。

战争是政治权力的争斗,受苦的却永远是无辜民众,反战主义的存在具有现实意义。和平是当代发展的主旋律,世界和平是全世界人民的愿望。